xizou
己清洗过。高38公分,胎体厚重(死沉死沉的),弹击声音闷哑。釉玻璃质感强,有垂流,大片开片明显。口沿及底足圴施有酱色护胎釉。内里施全釉。
请随评,谢谢。

20191104_213617.jpg  20191104_212107.jpg  20191104_212055.jpg  20191104_212537.jpg  20191104_212450.jpg  20191104_212433.jpg  20191104_212252.jpg  20191104_212221.jpg  20191104_212140.jpg  20191104_213036.jpg  20191104_212656.jpg  20191104_212648.jpg 
Quote 1 0
zhaorui
感觉还不错,郎绿,够不够清三代就不知道了。
Quote 0 0
jimmy
个见不错 看晚清
Quote 0 0
binzhang
清中晚,郎窑绿。
Quote 0 0
Yiyi
翠色欲滴,漂亮!
Quote 0 0
mmff
漂亮,能透露一下价格吗?
Quote 0 0
华蓥
明清绿釉瓷器的绿釉大多数为低温釉,属于高温釉的绿釉器很少,大家都知道的就是郞窑绿,也称绿哥釉。高温绿釉烧制温度极难控制,要烧制出不错的翠绿色釉面很难,成品率极低,其实我们自己经常看拍卖会古董店也知道,要看见一件绿哥釉藏品很难,就是见着了,也多为小件。
这两件到底是郞窑绿(绿哥釉)或其它绿釉品种我觉得可以商榷,我自己也没想好。
这两件东西是大件,而且里面的青白釉为什么也有开片?绿釉色泽太过均匀了些。
东西从底部和口部看是有年份的,器型看清晚期。
是我自己有些没想明白,也可能你们是对的。
本想找一件晚清绿哥,但找不到可信的,这一件是首博康熙绿哥釉,看看釉色吧。
67003226_19.jpeg 
Quote 1 0
Lukezhang
天球瓶漂亮,绿色太正了点,拍卖估计要1,2千刀。是不是下面描述的清中哥窑后上绿釉?

“此说主要着眼于其流变。耿宝昌先生释义绿郎窑时指出,「民国初年,绿郎窑与郎窑红一样受国内外珍重」,因而仿制之风甚嚣尘上,「后世常有以雍正或乾隆之后的哥釉器,施罩绿釉或再加彩,以充作绿郎窑的」。分析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,与「绿郎窑」之别称「绿哥瓷」相关。可见即便在当时,「绿郎窑」器已不易于分辨。

杨静荣《高温铜红釉瓷器的鉴定》认为,「传世品中有所谓的『郎窑绿』品种,凡是绿色纯正的大件器物,均是清末、民国初年的仿品」,且指出「小件铜红釉器物可能因还原气氛不充分,出现绿色,仅是窑变而已,并非专门的一个品种」,并查考「宫中旧藏郎窑红釉瓷器,未发现一件『郎窑绿』」。”

Quote 0 0
xizou
谢谢各位的点评 。
个人认为所谓"郎窑红(绿)釉"仅一名称而己,其属性包括玻璃质感强,开片,垂流,灯草口等等。要看特征能否对上,叫什么名字倒不很重要。此天球瓶的釉色我觉得称"苹果绿“比较贴切。至于是否是老哥窑器为胎外罩玻璃质绿釉而成的"绿哥瓷“,我仔细看了觉得不像。因哥窑胎体开片明显,虽外罩綠釉,胎体开片应该仍旧依稀可见(我想这也是为何先人选用哥窑作胎制作"绿哥"的原因之一吧) 。此瓶沒能观察到绿釉下的胎体开片痕迹。当然,这还有待于各行家大师们的指正。
綠釉的老物件确实比较少见,收到此瓶也是缘分。甚是喜欢。
再次感谢各位的点评。
Quote 0 0
Yiyi
观复博物馆有一只类似你这只:瓶内与瓶底开片明显,瓶外绿釉下开片不明显。
http://www.guanfumuseum.org.cn/9246.html

沈阳故宫博物院另有一只,却是内外全布满细密蝇翅开片。

而观复与沈阳的两只瓶,其绿色也大不相同。可见郎窑绿个体差异是存在的。
Quote 0 0
Zhan Chen
DSCN3133.jpg 
Quote 0 0
Zhan Chen
这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藏品,
Quote 0 0
binzhang
这是我收的绿釉瓶子,至今也没确定年代。
单色釉的说法很多,但应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管中窥豹,专家可能看的多些。
但是作为单色釉来说,当年就是祭祀(官)+外销(绿,红,蓝等非常多)。
国内的很多专家对于外销+单色了解很少(经常把乾隆外销当晚清外销)。可能还不如我们见的多。不断的研究吧。
DSC_0357.jpg  DSC_0358.jpg  DSC_0359.jpg  DSC_0362.jpg  DSC_0364.jpg  DSC_0370.jpg  DSC_0374.jpg
Quote 0 0
Zhan Chen
版主说得有道理,真的要多看,多听,多分析
Quote 0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