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哲 Show full post »
Anna
沐哲 wrote:
挺好

你好沐哲:打磨后除了蜂蜡、抛光处理,还需要其它的方法吗?
Quote 0 0
yoyuxi
漂亮!打磨后反倒更有老气啦,真奇妙!
Quote 0 0
yoyuxi
请问是如何打磨的,用砂纸一点点手工擦?还是电动工具?前者费时多少?似乎不会是后者吧?
Quote 0 0
沐哲
Anna wrote:

你好沐哲:打磨后除了蜂蜡、抛光处理,还需要其它的方法吗?
你好Anna,我个人觉得轻微打磨后上蜂蜡后抛光就足够了!当然我们不是这方面专家,留意到很多的硬木古家具在西方是经过清理打磨上蜡抛光处理的,我们就注意尽量保持家具底部的原样为好。我收藏的很多家具都是自己用的个人不喜欢那些脏乎乎的油垢,仅代表个人喜好.
Quote 0 0
Pichimoka
油腻可以用热水清洗,并不需要上砂纸
Quote 0 0
沐哲
Pichimoka wrote:
油腻可以用热水清洗,并不需要上砂纸
谢谢
Quote 0 0
Anna
yoyuxi wrote:
请问是如何打磨的,用砂纸一点点手工擦?还是电动工具?前者费时多少?似乎不会是后者吧?

我是用砂纸手工打磨的,这是第一次处理老家具。之所以选择打磨,不只是表面有油污,主要原因是上过油漆,我叫不准材质?原鬼脸处上过黑色的底色,所以就打磨一下喽……侧面和背面没有处理留住原有的包浆痕迹。
Quote 0 0
Anna
Pichimoka wrote:
油腻可以用热水清洗,并不需要上砂纸

打磨的原因主要是有低色,影响了木质本身的美。
Quote 0 0
Anna
沐哲 wrote:
你好Anna,我个人觉得轻微打磨后上蜂蜡后抛光就足够了!当然我们不是这方面专家,留意到很多的硬木古家具在西方是经过清理打磨上蜡抛光处理的,我们就注意尽量保持家具底部的原样为好。我收藏的很多家具都是自己用的个人不喜欢那些脏乎乎的油垢,仅代表个人喜好.

谢谢🙏
Quote 0 0
沐哲
Anna wrote:

打磨的原因主要是有低色,影响了木质本身的美。
是的,我也是只打磨上过漆或者除不掉的污迹才考虑打磨.
Quote 0 0
yoyuxi
Anna wrote:

我是用砂纸手工打磨的,这是第一次处理老家具。之所以选择打磨,不只是表面有油污,主要原因是上过油漆,我叫不准材质?原鬼脸处上过黑色的底色,所以就打磨一下喽……侧面和背面没有处理留住原有的包浆痕迹。

多谢啦!很希望哪天我也能找到一件值得花时间精力细细打磨的老家具。
Quote 0 0